平面媒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平面媒體
工人日報:在山林峽谷之中比學趕超
2018-10-22

位于四川省甘孜州雅江縣境內的雅礱江干流上,有一座正在建設中的世界級超級水電工程——雅礱江兩河口水電站。作為雅礱江中下游控制性龍頭電站,兩河口水電站擁有295米也即國內最高土石壩。在那里,建設者們不僅要克服高寒缺氧的自然環境,還要攻堅高土石壩、高泄洪流速等諸多世界級技術難題與挑戰,四川省總工會“十三五”省級勞動競賽示范項目之一就在這里實現著比學趕超。

今年5月,兩河口水電站大壩心墻填筑至2680米高程,23天實現200年一遇的度汛目標,參建的78家工程單位、萬余名水電建設者對此引以為傲。10月11日,四川省總工會以此為契機,對兩河口水電站建設勞動競賽活動中涌現出的一大批先進集體和個人進行表彰。記者走進其中,聆聽千余日堅守在建設一線的水電建設者的熱血奮斗故事。

在大壩上至少來回碾壓了4440遍

兩河口大壩總填筑的土方量達4244萬立方米,按照1米見方的填筑料鋪展開來,繞地球一圈還有富余。堆石壩心墻是大壩的心臟,經過1000多層填筑,上萬次的振動碾壓,最后建造成的壩體可以承受260米高水壓,庫容107億立方米,堪稱銅墻鐵壁。2017年12月,兩河口水電站舉辦了首屆施工操作技能大賽,其中一項便是“自行式振動碾壓技能比賽”。

“在大壩填注現場,要說開輾壓機,沒人能開得過我!”彭力是那次技能大賽的冠軍,這樣的自信也是和現場60余名車手“硬碰硬”比拼出來的。今年30多歲的彭力10多年來參建過許多水電項目,直至來到兩河口水電站,他感到自己碰到了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為了確保心墻壓實度,輾壓機采取錯距碾壓的方式,兩次碾壓間隔距離應在40厘米左右,否則便會出現漏碾情況,直接關系到大壩建成后的運行安全。一旦大壩投入使用,長年累月水力作用可能會造成滲水,甚至直接導致大壩擋水功能喪失或潰壩事故。

彭力告訴記者,兩河口水電站通過研發智慧大壩管理系統,對壩料的開采、運輸、摻合、水量調節、攤鋪和智能碾壓全過程進行實時監控,精準度可控制在厘米級范圍內,這意味著每當遇到輾壓機漏碾或者壓實度不足,都會實時對司機發出警告。

彭力稱,別看輾壓機在心墻上行駛的時速僅有3公里,但前進時要對好點位,后退時要顧及后方往來車輛,每一步操作都是在高度緊張的狀態下完成的。進入兩河口水電站從事輾壓機駕駛已3年有余,他駕駛著輾壓車在平地而起的大壩上至少來回碾壓了4440遍,總長度可達萬余千米。

在四川省總工會的表彰大會上,彭力被授予省五一勞動獎章,藍天白云下,憨厚的他披紅戴花,站在臺上露出靦腆的笑。

不止安全質量的競爭,也是細節的角逐

兩河口水電站籌備伊始便啟動了“建世界高壩、鑲藏區明珠 ”勞動競賽,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金國受命任勞動競賽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勞動競賽中對環保管理實施月度、季度例會及亮美亮丑評比。在兩河口白瑪營地辦公樓門前的小廣場兩側展板上,亮美亮丑的評比一覽無余。

讓王金國感嘆的是,風風火火的勞動競賽對工程建設者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的激發。場內類似工程標段之間開展的“施工對手賽”是他最樂見的項目,“對手”間賽安全、賽質量、賽進度的比拼是他最享受的現場,看到項目經理們為了1分而爭得面紅耳赤、心有不服,王金國感到這就是勞動競賽為團隊提起的精氣神兒和干勁兒。

兩河口管理局工程技術二部的詹興強,主要負責“對手”賽的評比工作,也最熟悉現場那種相互不服輸的氣息,“大家往往實力相當才能成為對手,比到最后爭的已不再只是安全、質量和進度,更是文明施工、檔案管理等細節上的角逐”。他告訴記者,勞動競賽帶給施工單位間的也不僅是競爭和對抗,還有相互扶持和共同進步,趕上庫區遇上地質災害,兄弟單位借設備、出主意,交流經驗、彌補不足。

“聚了人氣兒,齊了心氣兒,這才是最重要的。”王金國說。

倒逼技術創新與升級

令人欣喜的是,一場開展在藏區高海拔地區曠日持久的勞動競賽,還倒逼出水電站建設的技術創新與不斷升級。

土石壩不土,大壩心墻的嬌氣令記者感到驚訝。近300米高的心墻作為大壩的核心部位,凍不得也淋不得。兩河口工程技術一部專研水工結構工程的岳攀博士回憶,2016年11月1日,大壩心墻填筑啟動后,各種各樣的難題接踵而來,盡管在前期準備了諸多預案,但第一個冬季就讓人措手不及。

“心墻填筑層形成凍土,填筑碾壓工作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強行施工必會出現填筑層漲縫、漏水問題。”岳攀告訴記者,兩河口水電站最大壩高295米,為世界第3高土石壩。對于在高海拔寒冷地區建設300米級的超高礫石土心墻堆石壩,國內尚缺乏可以借鑒的建設經驗,科研攻堅需要過程,唯一快速有效的辦法就是先采取物理防范措施——給心墻“蓋被子”。

2016年,心墻面積8000平方米,施工單位采取人工方式,上百人人拉肩扛為心墻覆蓋保溫材料,粗算下來每平方米人員所承擔的重量超過1公斤。每次為心墻“蓋被子”,現場都是氣勢恢宏,三四小時干下來,許多工人的手都感到麻木。到2017年,心墻填筑面積超過2萬平方米,人力已經無法給它“蓋被子”了。此時,參建人員比著鉆研想法子,最終發明了專為心墻“蓋被子”的快速收放機械,6米寬百米長的保溫材料僅需10余人兩小時即可完成鋪蓋,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確保了施工方心墻填筑的工程進度。

兩河口水電工程預計將在2023年收官,以勞動競賽為載體的比學趕超的故事仍在山林峽谷中繼續。“數萬建設者深度參與勞動競賽并非名利之爭,他們爭的是,作為中國水電工程建設者能打硬仗的口碑!”臨別時,王金國遙望著心墻填筑對記者說。

來源:工人日報